日本加勒比系列官方网

碧血丹心映松江
——追憶松原市甯江區紀委監委幹部、選派村黨支部書記郭明亮(下)

來源: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1-11

  “小郭書記的口碑,永遠立在東六家子村民心裏。”

  “他的微信朋友圈裏,10條有9條是和工作有關。”

  “本來他可以走得更遠、飛得更高,可沒想到他卻用這樣的方式不辭而別。”

  回憶郭明亮生前工作生活的一幕幕,他的領導、同事和村民們都陷入深深的追思,他的家人更是難掩心中悲傷。淚眼婆娑中,我們真切地感受到,那個時時刻刻想群衆所想、急群衆所急、解群衆所難的基層幹部的一片赤誠爲民情懷。

  請原諒,他永遠不能給家人一張完整的全家福

  2019年7月3日,郭明亮犧牲第二天,是他和妻子結婚9周年紀念日。去年因爲工作忙,結婚紀念日錯過了。今年二人早早地約好影樓,打算拍一套全家福。

  事發當天,郭明亮身負重傷,失血過多的他在救護車開往醫院途中,堅持撥通了妻子的電話:“媳婦兒,我被人紮了……”話還沒說完就中斷了。懷著對妻兒的歉疚,他默默離開了。

  請原諒,他永遠不能給家人一張完整的全家福了。

  生前,郭明亮把心思都撲在工作上,家裏的事根本顧不上,爲此,妻子沒少埋怨他。

  剛進入紀檢監察系統時,爲了盡快熟悉工作,加班加點成了他的工作常態,家裏大事小情全靠愛人張瑩一手操持。

  “最無助的時候就是孩子生病,感覺自己都撐不住了,可又不得不自己面對。”張瑩回憶,一年冬天,孩子得了肺炎,高燒39℃,飯也不吃,話也不說。她又著急又害怕,便給丈夫打電話,可郭明亮手頭的工作放不下,趕不回來。第二天一大早,她抱著孩子打車去了長春。晚上8點多,抱著剛看完病的孩子,她哭著又撥通丈夫的電話:“在長春,我哪也找不到,怎麽辦呀?”將近半夜,張瑩終于等到來接娘倆兒回家的郭明亮。看著孩子熟睡的小臉和愛人委屈的淚水,郭明亮心裏滿是愧疚。

  在查幹湖辦案期間,郭明亮一個多月沒著家。女兒吵著找爸爸,張瑩只好求助同學,拉著自己和女兒,帶著愛人換洗的衣服,趁著月色去看他。“爸爸,太想你了,我答應媽媽,看你一眼就乖乖睡覺。”隔著鐵門,看著女兒的笑臉,郭明亮輕輕撫摸她的頭,安慰幾句後就與母女倆道了別,轉身又投入到工作中。

  郭明亮在村工作時,偶爾有機會回家,多是在深夜。他悄悄走進愛人和女兒的房間,深情地看一會兒,然後再去別的房間眯一陣兒,第二天又起早去村裏了。

  從村裏回來,他總是一個狀態:挽著褲腳,踩著泥鞋,滿身是土。每次女兒跑向他說:“爸爸,帶我下樓玩!”他都說:“爸爸先洗洗,別把你弄髒了。”

  農村工作基本沒有休息日。難得一次休息,郭明亮跟張瑩說:“媳婦兒,走!我帶你出去溜達溜達!”這讓張瑩感到意外和驚喜,興沖沖跟著他出了門。可是,沒想到他所說的“溜達”竟然還是去村裏。一到村裏他就問愛人:“看我這花栽得怎麽樣,等到秋天再來,肯定更好!”他又帶愛人來到壩上,“你幫我檢查下,看哪有垃圾……”

  “他把全部身心都投到村裏了,可是他就這麽走了,帶著對村子的美好憧憬永遠離開了,我心疼他、想他……”想起往事,張瑩的淚水再一次滾落下來。

  村裏的花開了,樹高了,他欣慰地笑了

  如今的東六家子村,道路寬闊筆直,樹木整齊成行,小廣場上笑聲蕩漾……

  然而過去的東六家子村,卻被人形容爲“垃圾靠風刮,汙水靠蒸發,家裏現代化,屋外髒亂差”。

  到村工作後,郭明亮一心想徹底改變村容村貌、建設美麗鄉村。針對“遠看是風筝串兒,近看是垃圾袋兒”的情況,他發出“我們多彎一次腰,讓子孫多吸一口新鮮空氣”的號召,從農家炕頭到田間林地,發動全體村民一起建設美麗家園。

  每天清晨四五點鍾,在河壩上撿垃圾成了郭明亮的“晨練”。郭明亮賣掉原來的汽車,買了個二手捷達車,後備箱裏存滿礦泉水、方便面、膠鞋、工具、垃圾袋,簡直就是個流動的“庫房”。

  郭明亮帶領村民清理村屯巷路、田間地頭、河壩上的垃圾和雜草,修建排水溝渠……“頭頂破草帽,腳穿黃膠鞋,手拿塑料袋,垃圾撿得歡。”這是村民口中郭明亮每天的工作常態。

  每逢義務勞動,郭明亮總是親力親爲,幹得最賣力。澆花、灌樹需要兩人配合,他每次都主動和老黨員王朋閣分在一組。“髒活累活,都是小郭書記幹,根本不讓我上手。”

  東六家子村水草豐沛,有30余戶村民靠養殖牛羊爲生,但牛羊經常破壞農作物和花草樹木,糞便更是嚴重影響村屯環境。

  爲了解決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之間的矛盾,2019年初,郭明亮與鄰村謀劃成立聯合牧業區。經甯江區發改局研究,擬在松原港工貿集中區規劃一塊地,將兩村的牛羊等牲畜集中養殖,既給養殖戶提供方便,又還村屯一片“淨土”。

  在環境整治中,村裏道路兩旁栽種不少花草。郭明亮發現,很多花草都是一年生,今年栽種了,明年還要再花錢買種子。于是,他聯系外省一家花苗企業,簽訂收購合同,回收村裏的花朵和種子。2019年,全村栽種萬壽菊4萬株,村民們欣喜地說:“花開完了,結出的花籽還能賣錢!”

  “因爲他,我們的日子有了奔頭,可他卻走了。”這是郭明亮犧牲後,村民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
  顧不上自家孩子,卻成爲村民的“孩子”

  走進郭明亮在村裏的辦公室,那個和其他村委成員們共用的小屋讓記者格外觸動。辦公桌上兩本厚厚的工作日記,記錄的都是村裏的家長裏短。

  在村裏,提起剛過而立之年的郭明亮,上了點年紀的村民都稱他爲“孩子”或“小郭書記”。這親切的稱呼,緣自13個月裏郭明亮對村子和村民的傾情投入。

  爲了融入村民當中,郭明亮脫下了皮鞋,換下了襯衫,成了村裏的“爺們”。爲了和村民打成一片,他學會了農村的“土嗑兒”,端起了滿是茶漬的舊瓷碗,喝起了略顯渾濁的茶葉水,戴上了邊緣破爛的舊草帽,一步一步走進群衆的心裏。

  2019年5月19日,東六家子村遭遇罕見龍卷風,部分村民房屋受損嚴重。當時郭明亮正在長春陪護剛做完手術的母親,聽到村民受災,他內心焦急萬分,沒等到母親手術病理結果出來,就連夜冒雨趕回村裏,投入救災工作。

  李樹是村裏的貧困戶,日子本來過得就艱辛,這場風災又把他家房蓋無情掀翻,老兩口一時陷入絕望。外面大雨滂沱,無法施工維修,郭明亮就在李家陪伴了一夜。第二天雨一停,他就安排工人給李家修房頂。“當時房頂就剩個空架子,要是沒有小郭書記,我們真不知咋整!”回憶起當時受災情景,李樹對郭明亮充滿感激之情。

  李樹的老伴兒張豔華患小兒麻痹症致下身癱瘓,郭明亮見她行動不便,又想到村裏還有兩個同樣的殘疾人,他立即協調殘聯,買回3台輪椅,送到各自家中。張豔華動容地說:“有這輪椅啊,不僅自己方便,也給家人減輕了負擔。一想到小郭書記不在了,我心裏難受啊……”

  “必須讓村民喝上放心水、幹淨水!”村民喝的是井水,水質不達標,郭明亮便買來兩個淨水器安裝在兩戶村民家中。“先試試效果,如果好,以後全村普及。村民飲用水問題必須解決。”在他的努力下,如今全村都安上了淨水器。

  村裏有7戶貧困戶,郭明亮帶領村幹部挨家挨戶走訪,分析致貧原因,尋找脫貧之路。采取“一戶一策”方式,對具備勞動能力的貧困戶,扶持他們發展烏頭驢等特色養殖業;對無勞動能力的,由包保村幹部代養家禽助其增收;同時鼓勵村民成立合作社,抱團發展……2018年,已有4戶貧困戶脫貧;到2019年底,貧困戶全部脫貧。

  翻開郭明亮的工作日記,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事項:“壯大合作社、發展苗木大棚、抓好農業基礎建設、倡導鄉風文明……”他有太多未完成的心願,可是他走得太匆忙,走得太突然。

  32个春秋虽然短暂,但在郭明亮身上却有了不同凡响的生命宽度。他给亲朋好友留下了永久灿烂的笑容,向党和人民交上了一份精彩的人生答卷。(记者 赵乃政 祖维晨)

責任編輯:吉林省紀委監委網站